美国培训专题报道之八:学术图书馆从纸质到电子化信息的转型

 二维码 1729

报告人:Angela M. Carreno

报告人介绍:Head of Collection Development, Division of Libraries, New York University

Carreno女士认为学术图书馆应满足各学科的需求,当日所讲着重于图书馆从纸版到电子化的转型。她认为这个转型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至今还是传承了当时的一些经验。数字化开始后,出版商们非常关心数字化的成本。如果以同样的打包价格给予图书馆同样的访问权限,很难实现组成结构的改变。太多的钱花在了STM上,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Angela M. Carreno女士授课现场

一、保持关注

当想到图书馆的使命时,有几个重要的问题:

1.如何进一步推动科研及新知识的发展?

2.如何推动教学相长?

学校希望图书馆教会学生使用工具,如GIS、数据分析工具、管理工具等等。针对于教师教学的服务有:期刊内容与课堂管理的衔接;期刊内容能否融入教学服务等问题。

3.如何确保图书馆作为保存人类智力产出的功能?数据存储在“云”上,会不会消失?图书馆应该做点什么。

期刊的功能是报道最新研究,同时图书馆也被要求更好记录科研人员的成果,比如:他们的成果有什么影响力?被索引的情况如何?此成果是否有助于经济的发展?能否基于OA基础上被获取?


二、最关注的是用户

当建立藏书书目时,考虑的是什么对用户最重要。

1.图书馆会经常与出版商讨论如何让内容更易被发现和获取:用户是从google发现的内容?还是从文章的数据?但同时出版商还制定了很多图书馆必须遵从的规则,比如:图书馆付费时决定是等半年还是1年后获取;杂交(hybrid)模式等等。图书馆与出版商正在进行的对话包括IP限制比出版商想象得要宽松,目前的困境是出版商认为内容太容易被下载。存在的矛盾正是一方面希望更开放的科研环境,另一方面又希望能更好地保护科研产权。

2.读者希望能离线获取内容,而且要能以各种方式、在各种地点都能获取。

3.易用性。

4.移动性:移动设备终端是一个挑战。学生的国际化视野很重要,因此外派学生很多,那就得保证学术期刊应在任何地点都能获取。


三、图书馆与信息产业

对出版商来说,需要理解图书馆的规模。

对图书馆来说,需要出版商能跟服务商合作,比如:出版商能否与网络服务商合作?出版商能否与系列经销商合作?每一年期刊列表都会有各种变化(新的;消失的;转型的;一个刊拆成两个刊的,等等),所以图书馆需要知道收藏的期刊是否有副本,要确认不会向出版商重复付费。如果某期刊有很多版本,但图书馆只有一个版本时,图书馆希望数字内容的识别能够保证指向正确的、唯一的URL地址。


四、图书馆遇到的障碍

1.预算:每年仅有4% ~ 5%的增长。

2.图书馆空间有限,因此需要数字化过刊。但在数字化过刊时经常遇到的问题有:使用的留存标准是什么?需要保留过刊纸质版多少份?

3.科技化服务减少了职员数量,比如录入岗位的减少。

4.收藏规模越来越大,类型越来越广泛。

5.用户什么都想要,而且认为图书馆都能够提供。

6.更多的介质,如数据、多媒体介质等。


五、馆藏管理(Collection stewardship)

Ø  保管

Ø  历史纸本的减少

Ø  当今纸本收藏的减少

Ø  共享的纸本存档库

Ø  协作收藏和低使用率的学术专著



六、趋势及新需求

1.翻转课堂(the flipped classroom): 这是一种新的教学手段,不再是沉闷的单向教学。

2.将DVD和CD转换为流媒体:存在的问题是变成流媒体后甄别版权(authorship)会比较困难。

3.数据认证的增加。

4.开放获取和图书馆:如何让高等教育变得更能承受,比如对于家境困难的学生,这是一个议题。

5.课本。

本文作者刘晓春在《结业证书》颁证仪式上


本文已同步发布在《期刊视界》微信公众号,敬请关注!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大气和海洋科学快报(英)》 刘晓春整理)


广告推荐
ABUIABAEGAAgpZfOwgUo4PiRAjDIATjAAg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