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培训专题报道之十二:美国化学会——一个非营利机构的运营方式

 二维码 3125

美国化学会(ACS)是一个化学领域的专业组织,成立于1876年。现有157,000位来自化学界各个分支的会员。拜访如此一个重要的机构是此次美国培训交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11月18日,培训班全体学员来到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化学会,在这里同化学会六位高管进行交流学习。这六位高管包括:市场营销总监助理Erin Wiringi,编辑发展与中国区域策略总监助理 Dr. Feng Chen,全球编辑,审稿专家与作者协调支撑部副总监Dr. Sarah Tegen,期刊生产部总监Terri Lewandowski,商业开发与开放获取部副总监Dr. Kevin Davies,数字出版与平台研发部总监助理Jeffrey Lang。从其阵容强大的豪华接待团队可见对我方到来的关注和认可,并专门租借一间大会议室以欢迎远到而来的东方客人。

美国化学会对中国科技期刊培训班的到来给予了高度重视和交流意愿。在培训班尚未出发前便抛来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是:

1.Whatin their opinion is the state of play in STM publishing and participation inChina – what are the greatest needs and concerns?

2.How important is Open Access in China, both fromthe publishers and well as the scientists perspective?

3.For most publishers, China is one of thetop three sources for articles submitted; however it is mcc lower contributorto peer review. What steps could be taken to encourage more Chinesescientists to participate in the scholarly review process?


本文作者张光回答ACS的问题

ACS座谈会场


开场当然是东道主对自家情况的简单介绍。近16万的会员中由科研人员与公司研发人员组成;每年发表论文一百万篇以上;化学类图书30到35本;每年两次国家级的学术会议(发表论文约15000篇);可见这个学术机构还是很高产的。其编辑部规模达到510人,其中40%来自美国之外的国家(205人),这其中有38人来自中国。这些编辑每年要处理论文140000篇,我们可以粗略估算其录用率为10.7%。美国化学会还是一个非营利机构,大概是为了减轻学员们的思想顾虑,他们多次强调这个机构和政府无关,并且20%的会员是美国以外的。

美国化学会的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化学类图书出版、化学文摘数据库,到2016年底出版50本期刊,从2009年到2015年创办了14本期刊,仅2016年新创办3个化学类期刊(ACS energy letters, ACS omega, ACS sensors),其中两个是传统期刊,一个是开放获取期刊。在化合物数据库中有12000种化合物。每年产出4万篇文章并以2%的速度稳步增长,但是中国区的论文数量增长速度达到10%!我认为这也是ACS对中方培训团给予如此高度重视的原因,也是提出第三个问题的根本原因。

与SPIE,Springer很不同的是,ACS既做内容又做出版。他们的期刊工作很多是在人力成本较低的俄亥俄州做的,在那里成立有一个100人规模的分支机构。不过遗憾的是他们并未透露出其全职工作人员数量。

美国化学会的数据现在有四分之三是被美国之外的国家和地区使用的,其中有25%的用户是中国的。这些都为ACS赢得化学领域的头把交椅提供了支撑。

与国内各学会的组织形式很大不同,ACS是一个组织严密的,自上而下的组织,虽然其宣称是非营利机构,但并非不营利,相反由于良好的规范管理其运营效益非常高。而其最大的特征应该是免税。据张矩先生介绍,非营利性组织的收益并不能随便转到运营者私人腰包里,只需用来继续投入到该组织的发展运营。

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组织机构,ACS对下辖的50种期刊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包括人事、财务与管理。甚至期刊的栏目、选题、编委组成等都由ACS董事会确定,这一点非常不同于国内学会与期刊之间的关系。最终效果也是天壤之别,ACS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世界上都拥有“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影响力。

为了保证这种影响力,ACS的期刊实行主编负责制。每五年,ACS将会对所辖期刊主编在董事会层面进行一次考核。虽然目前我们不清楚这种考核细节,但五年一次的大考既考虑到期刊较长的时效周期,又能让主编立足长远,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

在主编人选上,ACS各刊主编都是化学各领域内颇有学术影响力又极具社会责任心的科学家。他们不但懂科研而且乐于奉献。期刊界的人们都知道,期刊工作是一项极其烦琐的事,也是一项“为她人做嫁衣”的事。ACS在挑选主编时有一套成熟的双向选择流程。主编在充分了解自己的权力、责任、义务之后再做出自己的决定。主编虽然不是专职的,但是也必须是有报酬的。虽然我们无从了解如此细节,但是我认为报酬对于这种大伽来说只是一种社会认可的方式。主编确认之后就是让主编自己去组建自己的编委队伍了,包括副主编,编委等角色。由于有了规范的模块与流程,ACS在增加期刊数量时就像麦当劳开店一样毫不费心,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探讨当前的学术新方向与新热点,然后确定是否要以此热点为主题创办一个新刊,比如ACS在发现光学材料很热门时,就在2014年创办了一个名为ACS photonics的期刊。当前第一个影响因子已经出来达到5.4。这在国内也是无法相像的,而当这种影响力在人们心中形成之后就会产生“马太效应”。

相比于ACS在期刊管理方面与国内期刊协会的不同,拥有百年历史的ACS在新技术使用上也绝不落后,其新媒体与XML技术的应用以及快速的出版发行速度都让人印象深刻。利用互联网技术他们已经实现诸如多媒体出版、快速出版、为作者的工作进行影响力评估等。然而,在对待开放获取(OA)上ACS并未显示出太大的积极性,仅从2014年才开始部分开放其数据资源,这同其它几个数据库一样似乎都在面临选择。毕竟OA完全改变了原来期刊出版行业的利益格局,一味的追求社会效益而忽视经济效益无疑将大大降低社会资本的介入程度,没有资本的驱动,没有人力的关注,OA终将成为空中楼阁。因此,美国的STM出版机构普遍采用观望态度,对OA不疯狂拥抱也不完全抵制。以ACS为例,在其创办的50种期刊里他们也只是开放其中一种而已,这就是他们的态度。而对于国内很多期刊这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因为他们的原则是越多人知道越好,至于期刊的数据收益那是不用考虑的。


本文作者张光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

信息中心期刊新媒体部主任 张光)


本文已同步发布在《期刊视界》微信公众号

敬请关注


广告推荐
ABUIABAEGAAgpZfOwgUo4PiRAjDIATjAAg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