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列表
2017欧洲出版交流报道之四:博睿学术出版——三个多世纪的耕耘
 二维码 659

2017年9月20日,我们有幸来到荷兰博睿学术出版社(Brill)学习交流。Brill已经具有三百三十四年的历史,在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出版颇具代表性,荷兰皇室准许其冠以“皇家”称号。在如今的数字时代,Brill在全球市场布局、特色数据库建设、跨国合作等方面不断寻求学术理想与商业价值之间的平衡,使我们受益匪浅。



一、Brill简介

荷兰博睿学术出版社(Brill)于1683年创立于荷兰莱顿,坐落于荷兰最古老的大学——莱顿大学之畔,是一家历史悠久、拥有国际视野的学术出版社。Brill主要专注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国际法和生物学等学科的学术出版,包括中东与伊斯兰教研究、亚洲研究(包括旗下的Hotei品牌)、古典学研究、史学研究、圣经与基督教研究、语言与语言学研究、生物学研究和国际法研究(包括旗下的Nijhoff品牌)等二十多个学科。Brill总部设在荷兰莱顿,在美国、德国、新加坡和中国设有办公室。目前,Brill每年约出版1200本新书和275本期刊。其中,Brill出版的期刊多数已被Scopus和Web of Science等世界知名数据库收录。



二、数字出版平台——Brill Online

在致力于传统出版的同时,Brill还推出了在线平台——Brill OnlineBrill Online是Brill自营的电子资源在线搜索平台,用户可以由此检索所有的Brill出版物,分为图书期刊、百科辞书、文献书录、历史资料、词源词典、电子书合辑,其中包括《伊斯兰百科全书》(Encyclopeadia of Islam)、《非洲年鉴》(Africa Yearbook)、《宗教辞典》(The Brill Dictionary of Religion)、《妇女和伊斯兰文化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Women & Islamic Culture)、《犹太教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Judaism)等。《留美学生月报》(The Chinese Students Monthly)、《北华捷报》(the North China Herald)等数据库资源,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三、Brill书刊

Brill主要专注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国际法和生物学等学科的小众期刊的出版。自2000年以来,Brill期刊出版发展迅速,由2012年175种增长为2017年的近300种。2016年,发表文章3800篇,综述1800篇。目前,Brill有13种完全开放获取的期刊,274种混合开放获取的期刊,既满足了资金需求,也可使作者自由选择。另外,共有225本图书实行了开放获取。所有开放获取的文章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同行评议。为了保证书刊出版品质,Brill推行严格的同行评审、质量监督制度,从作者提交稿件到最终出版印刷,都经过环环把关。Brill出版的图书和期刊均有纸质和电子两个版本,而对于年代久远的过刊,已经全部储存为电子格式,收录在Brill Journal Archives Online之中。在书刊推广方面,Brill主要通过数据库收录、学术会议、电子通讯、社交平台、全球营销等方式进行推广。


三、博睿字体

人文学科因涉及到文明和文化的多元性,以及与语言文学的紧密联系,对作品的写作、排版、印刷都有特别的要求,为此Brill推出了一款为人文学者量身定制的字体——“博睿字体”。博睿字体不仅更好地满足了文字排版的需要,而且使版式更加清晰美观。该字体的设计始于2008年,由著名语言字体设计师约翰·哈德森担当总设计师,经过多方的参考和反复的推敲,终于在2011完成并发布。博睿字体于2013年获得了由字体指导俱乐部颁发的“Judge’s Choice Award”。博睿字体覆盖了始于古希腊时期的任何拉丁字符和国际音标,支持包括希腊语和西里尔语字母以及各种读音符号,比如汉语拼音。字体中的所有字符都根据万国码定义。该字体包含5,100多个字符,每个字符都提供四种选择:罗马、斜体、粗体和粗斜体。对于人文学科的学者来说,无论是引用古代还是现代的文本,来自任何语言的文献,都将变得轻松自如。



五、博睿市场推广

Brill的主要客户群是学术研究机构、图书馆和各界学者。Brill市场推广部分为三个子部门:项目推广部、渠道推广部和市场服务部。推广模式分为两种:学术会议和展会推广和电子推广,如Facebook, Twitter, WeChat, YouTube, Kudos。博睿通过直接推广的方式与高等院校图书馆、科研机构、政府机构、图书馆联盟建立合作关系;通过整合平台,如EBSCO、Proquest、CNPIEC 进行产品间接推广。Brill在欧洲、美国、新加坡、中国都有自己的营销人员,而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主要通过销售代理进行营销。



六、博睿·中国——传统与变革

Brill长期以来坚定地致力于传播汉学领域的学术成果。作为涵盖汉字印刷的少数几家欧洲出版社之一,早在19世纪,Brill就开始影印附带汉字的东亚地区研究著作。1875年,Brill获得了荷兰殖民事务局的汉字印刷模具的专有权,1882-1891年间出版的由著名汉学家G. Schlegel编纂的四卷本《荷汉大词典》中的汉字,就是使用该模具印刷的。1890年Brill开始刊行《通报》,这是西方世界历史最悠久、最著名、最具权威的汉学杂志,其更加奠定了Brill在汉学出版业的声望与地位,到目前为止,《通报》仍然是世界上关于汉学研究的很著名的刊物之一。自2005年以来,Brill加快实施“现当代中国研究出版计划”,与中国学者、出版社和科研机构在系列书、期刊和电子产品出版方面建立密切合作关系,积极投身于翻译出版中国学者的学术著作,加强中西方学术沟通和交流。目前,Brill已经与中华书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多家出版社等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例如,在图书方面,与中华书局推出了《博睿中国人文书丛》(Brill's Humanities in China Liberary),在期刊方面,与山东大学推出了《文史哲》英文版(Journal of Chinese Humanities)。


本文作者王梦杰摄于德国海德堡


(西安交通大学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Analysis编辑部 王梦杰 整理)



本文已同步发布在《期刊视界》微信公众号

敬请关注





广告推荐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