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列表
知识流动与增值:学术出版的价值 ——2018年欧洲学术出版交流学习感悟
 二维码 65

2018年10月,笔者赴德国及荷兰参加了“2018爱思唯尔知识服务国际学术研讨会”通过与国外专家同行进行面对面交流,对国际学术出版发展趋势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在此,笔者想着重谈谈在聆听了爱思唯尔荣誉学术代表、信息产业关系高级副总裁、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席米歇尔·科曼关于《更加开放、更加智能、更加包容——漫谈学术出版的未来》的报告之后的感悟。

1  推进实现知识流动与增值是当今学术出版的价值追求

当今知识经济条件下,知识的生产呈几何式增长,人类社会进步对知识也有更强的依赖。然而,如果知识只是呈单子状态,不能流动与传播,也就不能实现知识的转移,更谈不上知识增值,这样人类虽然处于知识的汪洋,却如置身信息弧岛,只能望洋兴叹。学术出版的知识服务,就是通过专业手段,进行知识的收集、优化、传播与记录,实现知识的有效流动,进而在流动中进行聚合,实现知识的增值。知识是推进人类社会进步、增加人类福祉的主要手段。从历史的角度看,学术出版正是通过促动知识的流动与增值,使其对人类社会的贡献率大大提升。

2  实施开放是学术出版实现知识流动与增值的应然选择

学术出版的开放,是指学术出版体系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封闭体系,而是全方位地向作者、审稿者、读者及利益相关者开放,显然,这种开放为知识流动提供了更多渠道。发端于本世纪初的世界范围的开放存取运动,应该说是包括学术出版团体在内的科学共同体的一种自觉追求,虽然它还有这样或那样的政策与技术性问题需要解决,还会有各种法规与政策瓶颈需要突破或重建,但这种科研人员可以免费获取学术资源的开放理念,顺应了世界科学无国界、知识共融共享的潮流。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共同体对这种开放的理解更为透彻,需要更加强烈,而且开放的内涵与外延更加扩大,远远突破了最初的设想。首先,这种开放不仅仅针对传统意义上的论文,而是可以通过开放数据的方式,进行数据发表,让用户通过这些数据,详细深入地了解研究的全过程;其次,这种开放不仅意味着免费获取,还实现了免费存储,使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开放科学体系,这一体系的优势,一是减轻了科研人员的经济负担,消除了用户在可行性方面的疑虑,二是可大大缩短同行评议的周期,提高同行评议效率,三是使得公众及利益相关者参与科研活动成为可能,四是这一体系必然极大地考验科研人员的学术诚信,科研失信者将被科学共同体置于门外,失去生存与发展基础,而诚信风气的形成,将促动真正意义的科学创新。总之,开放科学的实施,必将促进知识的流动与增值。

3  立足创新是学术出版实现知识流动与增值的重要策略

创新是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首先,学术出版组织必须提升从业者的创新素养。从业者的创新素养,是提升学术出版组织创新吸纳力的基础。学术出版机构的竞争,从来是内容为王,现今时代,创新性是内容的本质特性。学术出版从业者具有较高的创新素养,才能发现具有创新能力的作者,聚合创新成果;才能实现与审稿专家的良性互动,守护创新价值;才能打造优良的学术出版组织文化,形成创新语境;才能构建创新性学术成果传播推广机制,实现创新知识带来的收益。其次,学术出版组织要吸引具有创新能力的技术人才。正如米歇尔·科曼先生在报告中所说:对任何研究领域,数据、方法和软件都非常重要。作为组织竞争的最关键要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技术人才,可使学术出版组织在数据获得上、方法与软件突破上占尽先机,从而在竞争中赢得主动。第三,学术出版组织要保持对创新技术绝对敏感性。正如米歇尔·科曼先生在报告中所述,作为2018年世界最热门的区块链技术,已经应用于学术出版的同行评审中。区块链作为一种分散式及自我调节式数据存储技术,它革新了数据管理和组织的方式,具有开放、永久、可验证、共享、去中心化的特点,它将使学术出版最为重要的环节——同行评审更为公开透明,更有利于建立科学诚信体系。显然,学术出版组织从未成为世界最新技术的旁观者与局外人,而是创新技术的关注者、融入者、使用者、传播者与提升者,这也是学术出版之所以为学术的题中应有之意。当前,学术出版业内人都密切关注人工智能技术的进展,而据米歇尔·科曼先生介绍,爱思唯尔已经在其业务中,使用了现有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发现,人工智能技术必将给学术数字化出版带来真正的革命性提升,而这种提升也将极大加快知识流动与增值的速度。

4  崇尚包容是学术出版实现知识流动与增值的基本理念

组织的包容度是指组织容纳事物的能力或程度。米歇尔·科曼先生在报告中基于爱思唯尔研究报告——《全球科研景观中的性别差异》,阐述了企业文化引领商业战略理念,认为包容的组织文化,可以使学术出版组织具有更加强大的核心竞争力。笔者认为,学术出版组织为实现知识流动与增值的目标,在组织文化培育上,应具有更广阔的视界,其包容性应该有更多指涉。

首先,包容性呵护人类的好奇心。纵观人类科学发展史,所有给社会带来重大变革的科学发现,无一不是好奇心的产物,好奇心是人类进行科学探索的缘由与动力。基于好奇心的科学探索,更多地依赖于直觉思维,常常不拘于已有窠臼,不合基本逻辑,甚至会突破现有法律约束与道德标准。学术出版组织只有对这类探索给予足够的包容,为它们提供更大的生长与拓展空间,才能使科学发现的萌芽变成大树,最终成为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推动力量。

其次,包容性允许科学探索的失败。科学探索是人类向未知领域的挺进,这必然是一段成功与失败相伴的艰难旅程。作为以记载与传播科学成果为己任的学术出版组织,必须摒弃成者为王败者寇的观念,既要倾力助推成功者,及时出版、推送他们的发现,将最新创新成果尽早推向社会,让专业同行接纳,让公众认识与理解,从而转化为生产力,同时又要对失败的研究给予足够的关注,提供必要的学术探讨空间,让失败者进行反思与确认,让他们吸取失败教训,为后来者的进一步探索铺平道路。学术出版者必须意识到,对失败的包容是科学共同体的基本精神之一,正是这种精神,使得人类从未丧失对未知世界顽强探索的勇气。

再次,包容性鼓励与引导学术争鸣。人类对世界的真理性认识往往都是通过争鸣而得,正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学术出版组织为学术争鸣搭建平台,努力营造学术争鸣气氛,适时引导学术争鸣的方向,就是其包容性的体现。学术界的不同学派,是学科创新及走向成熟的体现,学术出版组织将不同学派成果一同展现,必然会形成头脑风暴,呈现各类观点争鸣碰撞的知识奇观。值得注意的是,学派并非帮派,当前学术界一定程度出现的帮派现象,形成了学术界的山头主义”“利己主义,使学术界充斥江湖气息。学阀当道,学术霸凌风气呈能,必然使科学研究工作失去应有的尊严,致使崇尚公平公正严谨客观的科学精神被严重玷污,学术探索环境纯净不再,这已引起全社会的高度警觉。为此,学术出版组织要通过科学的机制设计,切实培育良好的学术评价生态系统,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坚持和发扬学术民主,鼓励不同学派的学术争鸣,同时坚决消解学术帮派对学术风气及科学精神的伤害。

米歇尔·科曼先生的报告数据详实、信息量大,对当今世界学术出版领域现状的分析,宏观与微观并重,对学术出版未来的判断既令人耳目一新,突出了学术出版的价值感,提升了人们对学术出版未来的信心,又让人产生紧迫感。笔者认为,主动顺应世界学术出版发展潮流,自觉培养大格局、修炼大气象,努力利用信息技术最新成果,使我国学术出版抢占世界竞争先机,是中国学术出版人必然的选择与担当。

图片1.png

本文作者朱雪里(左)在爱思唯尔总部接受《参会证书》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执行主编朱雪里,河南理工大学学术出版中心,E-mail:zhuxl@hpu.edu.cn

广告推荐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