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美国培训专题报道:STM期刊出版在科技信息传播中的多种角色

 二维码 1048

2019年5月,应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莱文学院出版项目总监罗伯特•本奇教授邀请,我赴美参加了“2019美国书(刊)展及科技期刊影响力提升国际学术研讨会”系列学术交流活动。在为期7天的系列活动中,代表们通过会议报告、面对面交流、现场观摩等方式与广大编辑同行、图书馆研究人员、期刊选评专家、国际一流出版商等展开了广泛接触与交流。

一、出版商谈出版

来自Elsevier的执行出版人George Woodward结合自己的工作,以“我们是什么”、“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为什么这样做”三个常见的问题开篇介绍了自己对于科技出版的见解。Woodward指出,Elsevier是一家专注于科研和健康领域信息分析的全球性公司,致力于将内容与技术相结合,将信息转化为可操作的知识。以帮助机构和专业人士解决他们所遇到的问题,旨在推进科学、医疗和改善绩效。虽然对于Elsevier来说,出版只是其中一项业务,信息的有效传播与高效利用才是其业务的核心内容,但出版是信息传播与利用的前提,使用机器阅读从ScienceDirect文献中提取出的475,000,000条科研事实都是在数以万计的期刊和电子书中产生的。当今科研活动呈现四大特征:跨学科研究越来越多、国际合作越来越频繁、新兴市场的研究活动的迅速增长和研究数据的日益密集。Elsevier雇佣了超过1400名技术人员,其中大部分是程序员和工程师。通过Elsevier所提取的科研信息,科学家们得以在全球范围内寻找科研合作者,从而满足科研活动中的跨学科和国际合作的需要。Woodward指出,学术出版的发展趋势是为科研人员提供全过程解决方案,这需要得到各国政策法规方面的一致支持以及企业方面更加完善的竞争机制。科研活动的发展方向是开放科研,欧盟在研究和创新方面的三个主要政策目标是开放创新、开放科学和向世界开放。这是一种更具包容性、合作性和透明度的科研方式,它包括开放获取出版和开放科学云数据。科研开放的背景使开放获取成为越来越受欢迎的出版形式,据估计,在2017年全球范围内共有50万篇文章以开放获取方式出版,产生了220万次的阅读量。其中,基于作者付费模式的金色OA和混合OA模式的文章占比15%,而金色OA包括研究机构补贴的文章占比17%,说明OA出版的快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研究(资助)机构相关政策的促进。为突出信息传播的时效性,预印本也是一种值得提倡的发布方式。预印本是未经同行评议和未在公开出版物上发表的稿件版本,多由学者在自己的社交网站上发布。预印本不仅解决了时效性问题,还可以将未通过同行评议的科研成果共享出来供大家甄别使用。最后谈到的一种开放形式是开放同行评议,开放同行评议通常是开放评议的内容而不是审稿人信息,让读者清楚所阅读的文章经历了怎样的修改,帮助读者理解文章内容,但审稿人可能会感到压力,可能会导致找审稿人越来越困难。开放科学的背景使研究评价指标可能变得多元化,除了目前常用的引用次数外,还可以通过文章的下载量/阅读量,在社交媒体和新闻报道中被讨论和分享的次数,在实践或政策制定中产生的影响价值等来评价。

二、以新刊创办繁荣科学研究市场

在这个信息量迅猛增长的时代,为满足新兴学科、交叉科学、边缘学科和热点学科发展的需要,学会和研究机构往往需要立足于科研现状前瞻性地创办一些新刊。美国物理学会编辑部主任、出版伦理委员会副主席Daniel T. Kulp先生,威利出版公司出版人Motter女士、IEEE《光谱学》期刊主编Susan Hassler女士、Springer nature高级编辑Matthew Amboy先生都谈到了新刊创办的问题。Kulp将创刊的原因归为三类:任务导向、策略导向和商业模式导向,其中任务导向主要是满足不断变化的学科发展和基金资助方向,策略导向主要是以多样化的出版物服务于不断增长的科研产出,商业模式导向则是出于巩固出版集团的市场占有率和提高经济效益的需要。接下来,Kulp从计划与方案、品牌推广、编辑部创办、出版模式启动及成果评价等方面详细讲解了新刊创办的各个步骤中应考虑到的问题和应对策略。其中,特别指出了编辑招聘是其中的关键环节,即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人来担任这项工作,在招聘广告中不应过分透露创刊细节,一旦到岗,主编和编辑们就应当参与后面的所有创办工作。Motter女士以《衰老和癌症》为例介绍了如何办一本新的开放获取期刊。Amboy指出了期刊创办时应仔细考虑的三个基本问题,分别是如何适应市场需求,如何填补出版市场缺口或空白,如何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在适应市场需求方面,Amboy认为知名专家担任期刊编委并定期撰写一些研究、评论及通讯等文章是必要的,还可以以调查问卷的方式就新刊是否能被研究领域所接受的问题向专家们发出问询,将收到的反馈作为重要参考。在出版补缺方面,Amboy认为在主题分类方面应体现期刊差异化特征,尽量避免同类竞争的局面。关于可持续发展的问题,Amboy认为应该关注社会的突出问题或需求并且要有充足的办刊经费,期刊定位要体现社会的长期需求,在办刊实践中要加强与机构间的合作,开辟经费来源渠道,同时,金色开放获取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经费来源渠道,并且只有越办越好才会有越来越充足的经费支持。Hassler女士介绍了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的开放获取计划。Hassler女士指出,为最大程度地展示作者的研究成果,IEEE提供了三种开放获取的方式:混合开放、多学科开放获取和完全开放获取,并且IEEE旗下的所有期刊都提供金色OA选项,将来IEEE还将继续提供更多的选择来支持所有作者的工作和需求。Amboy介绍了人文社科类出版物的发展现状、发展定位,以及人文社科期刊市场的新的增长点,并以《运筹学研究论坛》和《农业和食品经济》为例介绍了如何创办一本人文社科领域的新刊。

三、图书馆用户与出版市场

纽约大学的图书馆管理专员Bill Maltarich先生以纽约州立大学图书馆为例,介绍了在开放获取出版模式下,高校图书馆面临的挑战与应对策略。Maltarich指出,如何服务用户以及图书馆应该如何丰富馆藏是图书馆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近年来,由于Elsevier等大型出版商持续抬高价格,使图书馆的订阅支出持续增加,于是一些大学图书馆开始抵制Elsevier,他们认为与其支付Elsevier的高价订阅费不如帮助系统内作者支付OA出版费,他们认为帮助作者付费的方式可以帮助OA期刊发展。但由付费订阅到OA转型却存在三个方面的困难:一是由于OA转型牵扯到诸如经济效益、国家政策等方面的问题,这种转型能否实际解决财务方面的问题,是否能够帮助图书馆转型都尚不清楚;二是如何将之前的工作模式与现在的工作模式进行有效整合,如何让师生了解哪些是OA资源,以及如何找到这些OA资源。通常图书馆在购买出版资源时,都是通过中间商提供的资源信息,了解哪些资源可以利用,希望购买的资源尽可能的包含读者所需的全部资源,但是如果书商的管理系统并不全面,图书馆就无法购买。由此带来供需之间的矛盾;三是如何有效保存越来越庞大的OA资源数据,如果是把文章下载到当地保存,无疑会给图书馆的存储空间带来很大压力,如果是以链接形式放到馆藏目录,又不清楚这些OA资源是否会持续出版,以及这些链接是否会更换网址。为解决这些问题,目前常用的方式是图书馆实现结盟,受共同的协议和合同的制约,实现资源共享和利益的互惠,例如纽约州立大学图书馆加入的曼哈顿科研图书馆联盟、宾州图书馆联盟、美国东部图书馆联盟等。但图书馆联盟也不是一劳永逸的组织,他们在共建电子资源托管平台以及馆藏资源的分享方面受到各种制度与协议的制约。

四、出版业务的现状与挑战─-做科研活动的参与者

就全球出版业务的现状与挑战,罗伯特本奇先生谈了自己的看法。本奇先生认为科研经费的全球性转移,从欧洲、美国逐渐转移至亚洲尤其是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去管理,迎接这挑战的方式不应该是被动地应对,而应该主动地与其中的各种要素展开合作。本奇先生认为目前出版业的挑战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首先,不同的学科受到政府的资助力度是不一样的,例如癌症疾病方面的期刊更容易获得来自政府方面的基金资助;二是近年来期刊数量的急剧增加所带来的稿源竞争,以英国物理学会为例,他们在三年内就推出了26种新刊,这导致许多作者对期刊缺乏深入了解,他们投稿也许仅仅是因为这是他所熟悉的协会所办的期刊,发在这个期刊上会给他带来好处;三是电子化的盛行使剽窃和盗版变得越来越容易,在纸质印刷时代人们更多地考虑着盗版印刷的问题,但现在数字化的盗版给出版商们带来了许多头疼的问题;四是越来越丰富的知识与增长相对缓慢的图书馆预算的矛盾,目前图书馆盛行用结盟来应对馆藏的不足;五是开放获取带来的挑战,对于OA出版的书刊,如何购买以及如何保存都是烧脑的问题。与前几位嘉宾更多地聚焦于编委会、同行评议和编校流程不同,本奇先生希望大家更多地关注出版的受众群体,了解他们在哪里,以何种方式阅读我们的出版物。以前走进图书馆我们的出版内容都在书架上,现在则是在电脑里,于是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帮助大学师生和科研人员便捷地找到自己需要的科研内容,大学不仅仅是我们的服务对象,也应该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关于期刊的办刊定位,本奇先生指出,出版市场上已有许多期刊,仅SCOPUS收录就有超过22000种期刊,对于一份拟创办的新刊而言如何在如此众多的期刊中找准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值得仔细思考的问题。美国物理学会所采用的试刊是一个有效的办法。出版商总是乐于和自己之前的成功之处作对比,但是更重要的是需要跳出自己的范围从外部整体的竞争环境中考虑如何胜出的问题,也就是说标准在于整个学科社群,在这个社群中的定位才是实际有效的。因此,很有必要及时了解读者的需求,有必要和年轻科学家们一起从事科研工作,或是坐下来和他们谈谈,读者需求才是我们内容的出发点也是我们策划和营销的落脚点。出版方式正在发生着重要变革,2000年,全球只有4种开放获取期刊,而到2018年OA已成为主要的出版形式。行业在变,要求也在变,本奇先生用正式培训、在岗培训和自主学习在当今出版业务中的占比关系形象地说明了正式培训的局限性,希望大家利用好在岗培训和自主学习,加强自身能力的培养和锻炼。

系列活动:

研讨会结束后,与会人员访问了位于费城的科睿唯安SCI选刊事业部,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了文献计量学的产生背景和发展历程,并就SCI选刊标准、期刊SCI申报过程中的常见问题、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与新增的Emerging Science Citation Index(ESCI)的相关要求及它们之间的关系进行讲解。

与会代表们还考察了2019美国书(刊)展,通过参加专题会议、专题展览等形式观摩了书刊展销盛况,通过包括图书、期刊、报纸、电子学习软件、数字出版科技、电子媒体、科教产品等多种媒介,深刻感受了科技变革所带来的出版变化。

通过此次研讨会及系列学术活动,代表们深入学习了国际一流期刊出版商的先进出版理念;了解了国际出版行业的发展现状和所面临的挑战,深刻认识到学科发展热点、学科资金流向和受众的实际需求是期刊发展定位中应该着重考虑的问题。通过与科睿唯安选刊事业部同行进行面对面的业务交流,学习了文献计量学最新的发展成果,明确了SCI数据库的选刊标准,为中国期刊早日纳入SCI系列数据库大家庭奠定了基础,通过对美国书(刊)展的考察活动,深刻感受了科技变革所带来的出版变化。

9-1.jpg

本文作者张耀参观普林斯顿大学留影

(张耀博士,西南石油大学《油气》英文版,编辑)


广告推荐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