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科学出版社期刊编辑培训学习心得之六

 二维码 68

《化学物理学报》编辑部张印俊

2019年7月18日-23日,我参加了科学出版社主办的2019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培训班,培训班授课老师从两大模块,18个章节阐述了当今科技期刊面临的新挑战,创办新刊的策略、在全球范围内遴选优秀作者和审稿专家的方式,通过同行评议和数据库分析提高学术内容质量,介绍数据分析的新工具和技术平台,新的学术论文呈现形式和刊网融合发展技术,中国创建世界一流SCI科技期刊的机遇,以及科研传播在期刊中的应用等等。

一 、课程回顾

课程邀请的授课专家本奇国际公司总裁罗伯特 E. 本奇(Robert E. Baensch)介绍了STM出版的全球趋势,日益增长的科研增加带动了投稿量的增长,开放的科学数据出版模式出现,比如预印本仓储(主要集中在物理、数学、计算机科学、化学、生命科学等领域)。开放获取成为期刊出版的主流,分为金色和绿色两种,中国这些年期刊的OA趋势越来越显著,其中基金委资助的项目占了55%,并且资助有增长趋势。期刊的增长导致图书馆预算成本的增加,捆绑销售面临困境,付费阅读不再被青睐(滋生盗版)。一些新的图书馆工作方式出现,比如以北京大学为中心的中国高校图书馆联盟支持文件、数据、系统共享。新媒体、新平台、新数据资源为下一代的数字出版带来新的机遇。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的安诺杰(Arnout Jacobs)先生首先介绍了期刊的开放获取现状,目前大的国际出版商对期刊OA尤为青睐,金色开放获取的份额增长最快,2017年增速超过20%。值得关注的是OA出版商MDPI不依赖大学、基金、协会,异军突起。安诺杰先生对科研诚信、出版伦理进行了分享,从利益冲突、公开声明、时效性、勘误撤稿、保密原则、同行评议六个版块、不同角度对科研诚信相关问题进行了详细阐述。关于编辑出版和商业运作模式,安诺杰先生从期刊和图书两方面进行了分享,根据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旗下不同品牌的期刊服务进一步说明组织机构和内容对于STM期刊出版同样重要,国际出版商的战略眼光使得其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成功。媒介对于科研交流以及信息发布的影响不容质疑,新闻发布作为一种媒介起到重要的作用,Nature期刊科学交流的新闻发布,秉承相关性、有趣味、唯一性、卓越、人文因素、视觉效应等等紧密关注大众社会热点以及专业领域知识。与期刊不同,新闻会根据受众不同,制定有效法则,更加简洁明了,面向公众,更像讲故事;同时使科研人员工作增加可见度,提高大众科学素养、提供更好的教育。

Thieme 出版社的副社长格蕾厄姆·布鲁菲尔德(Graham Brumfield)首先介绍了出版社提高影响力的举措,包括杂志的编辑借助学术演讲进行出版知识推广,利用科学家的名人效应争取稿源,增加科学家与期刊的黏度,吸引研究群体的关注;有针对性的设立一些奖项如青年学者和女性学者,吸引潜在的目标作者,加强作者联系,了解他们对期刊的感受、想法以及反馈;借助社交媒体在科研群体进行更加广泛的传播。在目标机构定向组织讲座,与协会合作在会议上颁发奖项。Thieme一本德语期刊通过出版商和编辑共同决策,与相关协会紧密合作,由德语到英语成功转变,吸引更多的作者且稿源质量越来越好,对于中文刊走向世界给了启迪。关于学术期刊的重要基石——同行评议,Brumfield先生介绍了传统的双盲、单盲模式以及开放的同行评议以及发表后的同行评议。盲审的同行评议难免会存在一些个人偏见。开放的同行评议是期刊征得作者同意后的论文内容公开同行评议,旨在评判“公开”能让学术活动的评估更可靠、更人人平等。也有借助微信、Facebook、开放论坛等媒介进行大众评审,好处是加快审稿周期,促进学科发展。创办一本新刊对于出版社来说,出版社和协会合作办刊是一个好的选择,挑选一位合适的主编对期刊至关重要,利用协会的影响力招募编委,发展作者读者,举办国际会议,市场宣传包括线下参会、邮件全球推广,这样的新刊尤其是OA刊,比较容易成功。

美国宾州费城的数字科学公司(Digital Science,Inc.)艾德里安.斯坦利(Adrian Stanley)首先介绍了数字革新对编辑、期刊、作者和读者带来的新技术。数据平台上用于文章识别的DOI,研究者个人识别的ORCID,等机器可读的元数据使内容可见、易得、循环使用,可以进一步挖掘。对期刊而言,利用工具软件Dimensions可以文章细节进行分析,比如基金资助、机构、国家、研究领域,作者分布,高被引作者,从而前瞻性地预测目标作者以及发展前景,从而规划期刊的远景,提升期刊质量。

北京科爱公司总经理葛阳(Gert-Jan Geraeds)详细介绍全球开放获取的情况,流程、推动者,各国政策,OA的版权归属。开放获取可以增加文章显示度,下载量明显增加,引用数据增加,获得更广泛的影响力。期刊出版是团队合作的过程,出版过程中不同的角色承担不同的责任和义务。葛阳先生以科爱出版集团为例,对出版人、主编、编委会职责和要求进行了剖析。并对卓有成效的编委会管理、建立融洽的关系、维护良好的合作关系给出了自己的见解,同时对成功举办编委会会议从准备工作、会议主题、注意事项、会后事宜做了分享。

科睿唯安业务总监宁笔根据Web of Science数据以及JCR报告分析了中国大陆期刊的表现、中国创办世界一流期刊的发展空间及可能的路径,助力“双一流”大学建设,“双一流学会”建设,以及建设刊群的带动效应。

意得辑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徐超介绍了科研传播在期刊中的应用,从传统模式的期刊到读者的单向交流随着市场环境、政策的变化以及多媒体在信息传播中的应用,期刊和读者建立了更广泛的联系。

二、感悟

数字革命使出版界发生了很多改变,在科技期刊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相对于传统出版,内容、引用、传播、新市场的突破,新产品、新技术不断出现。相对于国际主流期刊,国内期刊存在优质稿源不足、稿件同行评议审理的效率较低、零被引论文占比高、期刊传播效率低等不足。国内科技期刊做大做强需要下一番功夫。对于期刊而言,国际化视野的主编尤其重要,是期刊的核心。国内大多数期刊依赖于协会或者大学、科研院所,主编和主办单位多层次、多方面的合作有利于期刊持续的发展。内容是期刊质量的保障,编辑应使用现有学术不端及检测系统规避或减少出版伦理问题,积极探索学术出版伦理和防范科研不端,提高学术诚信。编辑要以辩证的思维模式参与到工作中,履行编辑职责,提高编辑出版人员的出版伦理学素养,进一步推动科研诚信与期刊编辑与出版伦理学体系的建设。借鉴Thieme出版集团的举措吸引优质稿源:组织高质量的会议专辑,举办一些学术活动吸引优秀的作者,充分发挥编委会的作用约稿。同时利用新的分析工具对资源数据进行理解和运用,采取前瞻性的行动开拓期刊多元化增值服务,创新办刊思维,提升期刊的竞争力。国内大部分期刊的同行评议停留在既定的审稿流程和评估标准,由编辑在出版前选择2~3名同行从创新性、科学性、完整性等遴选稿件,审稿人匿名是主流,存在审稿周期长、审稿人主观性强、缺乏对审稿人工作的认可等问题。

开放的科学传播作为一种新型科技交流方式,通过数字工具、网络和媒体,传播科研并转变科学研究的方式,为科学合作、实验、分析提供新的工具使科学知识更易获取,使得科研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使科学研究更具协作性、开放性、透明性、有效性;构建开放、自由、合作和共享的学术交流平台。科学的迅速发展、同行之间首发权的竞争使得学术期刊缩短出版周期的需求日益明显。尤其是预印本仓储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同行评议制度下文稿在出版前不对外公开的传统,广泛的全球免费访问特性使学术论文的获取社会化,期刊审理进入公开透明的开放同行评议阶段,开放获取期刊(OA)的发展以及各种大众媒体的助力,大众同行评议或者模式各异的多元同行评议并存,审稿流程会更加透明。

期刊传播力是评价期刊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媒介形态日益丰富的环境下,要提高科技期刊的传播力,不仅要加强作者和读者的互动,搭建学术交流的平台,争取更广泛的受众群,而且运用多样化的传播手段,实现传播效果最大化。

三、总结语

授课专家的讲座精彩纷呈,为期刊编辑拓展了思路和视野,编辑要以辩证的思维方式履行职责,向世界一流期刊学习经验,不断提升业务能力和职业素养,积极参与期刊的建设发展。

西安培训报道-006.jpg

作者简介:张印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化学物理学报(英文版)》编辑部主任。

期刊概况:《化学物理学报》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中国物理学会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承办的一本学术性期刊。1988年创刊,双月刊,旨在报道国内外有关化学、物理交叉学科领域的研究理论和科研成果。2006年改为全英文Chinese Journal of Chemical Physics《化学物理学报(英文版)》,2006-2012年期刊与英国物理学会合作国外电子版的出版和发行,2013年起期刊与美国物理联合会进行国外出版和发行合作。期刊被国内外多家数据库收录,2002年被SCIE收录,2019年影响因子0.791。期刊多次荣获“中国国际影响力优秀学术期刊”, 2018年荣获安徽省社会科学奖(2013-2016)出版类二等奖。

期刊采用ScholarOne采编系统,数字运营网站http://cjcp.ustc.edu.cn,微信公众号:CJCP化学物理学报英文刊。




广告推荐
上一页 1 下一页